当前位置:高考升学网 > 湖南高考 > 正文

湖南高考语文作文题目真题预测及作文评分标准审题立意解读

更新:2018-12-14 16:41:54 高考升学网

2018年高考语文作文题目真题预测及作文评分标准审题立意解读尚未公布,专家预测作文题目内容如下,仅供广大考生参考!

湖南高考作文评分标准

1、关于基础等级评分的说明

①内容:20分

湖南2019年高考语文作文题目真题预测及作文评分标准审题立意解读

一类文(20—17)

切合题意:凡是在整体上围绕主题行文,既写出明显的反差又显示内在联系的可视为“切合题意”。

中心突出:凡是紧紧围绕主题构思行文的可视为“中心突出”。

内容充实:凡是材料丰富能够充分表现主题的可视为“内容充实”。

感情真挚:凡是行文真诚、恳切、感人的即可视为“感情真挚”。

二类文(16—12分)

符合题意:凡是在整体上围绕主题,可视为“符合题意”。

中心明确:凡是能够围绕主题构思行文的可视为“中心明确”。

内容较充实:凡是所选材料基本能够表达主题的可视为“内容较充实”。

感情真实:凡是行文朴实自然不造作的可视为“感情真实”。

三类文(11—7分)

基本符合题意:在对主题的理解和表达上有偏差的,可视为“基本符合题意”。

中心基本明确:尚有中心但部分材料游离中心之外的,视为“中心基本明确”。

内容单薄:虽有一些材料但不足以表现主题的,可视为“内容单薄”。

感情基本真实:行文有造作的痕迹,但总体尚自然的,可视为“感情基本真实”。

四类文(6—0分)

偏离题意:凡是只有只言片语涉及到主题的,可视为“偏离题意”。

中心不明或立意不当:没有一个明确主题或脱离规定话题选材立意的。

没有什么内容:凡所选材料不能表现主题的。

感情虚假:凡行文矫揉造作的。

②表达:20分

一类文(20—17分)

符合文体要求:凡文体特征鲜明的。

结构严谨:凡是衔接紧凑,过渡自然,前后一致,首尾呼应,段落划分恰当的。

语言流畅:凡是句与句之间衔接自然合理,句意准确连贯,句式选择得当的。

字体工整:凡是字体书写美观的。

二类文(16—12分)

基本符合文体要求:凡是文体特征明显的。

结构完整:凡是有头有尾,分段合理的。

语言通顺:凡是文从字顺,有1至2处语病但不影响语意表达的。

字体较工整:凡是字体规范的。

三类文(11—7分)

大体符合文体要求:尚能分辩出文体类型的。

结构基本通顺:段落划分及文章脉络有一些缺欠的。

语言基本通顺:有3至4处语病但对语言表达并无很大影响的。

字迹清楚:凡字迹容易辨认的。

四类文(6—0分)

不符合文体要求:凡杂乱无章不成文体的。

结构混乱:凡段落划分以及文章脉络有严重缺陷的。

语言不通顺,语病多:凡语病达5外以上影响了语意表达的。

字迹潦草难辩:凡字迹潦草难以辩认影响评阅的。

2、关于发展等级评分的说明

一类文(20—17分)

深刻:能够透过现象深入本质,揭示问题产生的原因,观点具有启发作用。

丰富:材料丰富,形象丰满,意境深远。

有文采:词语生动,句式灵活,善于运用修辞手法,文含意蕴。

有创意:见解新颖,材料新鲜,构思新巧,推理想象有独到之处,有个性特征。

二类文(16—12分)

较有文采:词语恰当,句式有变化,能够恰当地运用修辞手法。

较有创意:见解正确,材料选择得当,想象合理,较有个性。

三类文(11—7分)

略显文采:词语使用较恰当,能够运用一些修辞手法。

略有创意:有一定的想象力,有一定的个性。

四类文(6—0分)

文中能找到一二句深刻或精彩的句子或细节即可。

具体操作时,四项不求全面,“有文采”和“有创意”是重点,另两项作参照。基础等级的“内容”和“表达”都在四类的,发展等级只能在四类。

题目内容:请以故乡为主题,题材不限,文体不限写一篇文章,要求自选角度,,自拟标题;不少于800字。

故乡三题

冬天的怀乡病

我在寻找叫乡村的良药,以治疗我的偏头痛,和我一身的伤寒。

我望着城市的霓虹灯,以为这是乡下村庄疏疏落落的万家灯火。亲切的犬吠声以及清脆的鸡鸣声呼唤着我,透过城市之壁,我仿佛看见了一缕炊烟。这是多么亲切的情丝啊!我内心充盈着的温情,烘烤着这寒凉的冬。

我看见一头肥猪走进腊月深处,病逝的父亲端着杀猪盆,里面冒着鲜红的祥光和热气;我听见亲戚亲切地唤着我的乳名,那祝酒词喊醉了腊月。

我还看见那慵懒的冬日阳光照射在家园后边的一片麦地,朦胧中,绿油油的麦苗好像村庄的溪水,洗亮了我的目光,拭掉了我在城市沾染的世俗尘灰。

想起乡下,我的心沿着记忆中的乡路飞奔回了家。

父亲与村庄

黃角堡是中国众多村庄中的一个,这里记录了父亲一辈子的劳作与荣光,是父亲这辈子见过最大的版图。

父亲的一生,都在农历的二十四个节气里行走,农具是他形影不离的希望或惆怅。庄稼越来越饱满,父亲却越来越像一根瘦瘦的青草。父亲挑起一家的重担,追赶着烈日下自己的影子。父亲也侍弄南瓜花和果木,以此兑换孩子走出村庄的“门票”。很多个夜晚,我从父亲咳嗽声中醒来,看见窗前的星星和月光。

父亲还没来得及收割他最后种植的一茬稻谷,摇摇晃晃的身子便扑向他深爱一生的土地,病逝于鸟语花香的故乡。

一去经年,每个秋夜,我都会闻到父亲种下的桂花树飘来的芬芳。我常常摘一叶桂花,用思念的泪水浸泡一坛美酒,啜饮滴滴父爱,怀念与父亲一起度过的时光!

故乡的垭口

乡下村庄的垭口,是村庄的门槛,垭口的那棵老黄角树,是每位乡亲心里装着的门牌号。

一位安详的老人,坐在村庄的垭口,犹如独坐在村庄黄昏的门槛上,回忆赶集的热闹,回忆农忙时早出晚归乡亲们唱的歌谣,等每年回一次的外出务工的候鸟,看炊烟袅袅。熟悉的狗叫声在老人的耳朵里越飘越远;熟悉的面孔在老人的眼睛里越来越少;只剩下的最后一颗牙齿,还在咀嚼着那失散多年的味道。

那位老人总是入梦来,记忆的炊烟总是在我的梦里袅袅飞升,村口那棵黄角树,在我的记忆里根深叶茂。

推荐阅读

栏目推荐